經濟觀察報:探秘成都祥福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

來源:經濟觀察報 時間:2019-06-03

這個打破傳統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究竟隱藏著什么樣的運營奧秘?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王雅潔 5月16日,在成都市祥福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垃圾吊操作室內,員工劉振正在操作著手中一支操作桿。他目光向下,緊盯著玻璃墻外宛如變形金剛大手臂一般的吊臂:“它每抓取一次,能吊起10噸重的垃圾。”

劉振已經在該企業工作7年,亦與成都市祥福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共生共長7年之久。

他身處的垃圾吊操作間,僅僅是上述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的一隅。

這個目測10平米左右的操作間,與堆積如山、品類繁雜的生活垃圾僅隔了一扇玻璃,面對仿佛觸手可及的龐大垃圾池,神奇的是,聞不到異味。

這個打破傳統的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究竟隱藏著什么樣的運營奧秘?

創新

成都公司總經理蘇志剛向經濟觀察網記者介紹,成都市祥福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由中國節能旗下專業固廢平臺公司中國環保于2009年8月投資建設,2012年11月建成投產。

該項目引進了三套國外先進的爐排爐焚燒工藝及設備和煙氣處理技術,煙氣排放指標達歐盟2000標準。按三爐二機配置,發電裝機為2×18MW。

該項目是目前國內在設計、裝備、建設、工藝、運營等方面較為先進的現代化垃圾焚燒發電項目。

其地理位置位于成都市青白江區祥福鎮,采用焚燒方式處理成都市金牛區、成華區、新都區、青白江區等生活垃圾。數據統計顯示,設計日處理生活垃圾1800噸,實際年處理能力達到80萬噸,利用余熱發電。

為了綜合利用垃圾發電廠余熱,提高熱能利用率,成都祥福項目還積極開展熱電聯產余熱利用,將垃圾焚燒發電后的蒸汽用于布草洗滌,實現節能減排熱電聯供,提高了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的資源利用效率,同時改變了布草行業的傳統洗滌模式,減少小鍋爐的污染排放。

經濟觀察網記者獲悉,該項目自建成投產以來,煙氣排放、廢水排放、噪音控制、臭氣控制等各項環境排放指標均100%控制在項目承諾標準內。

上述目標的達成,并不是一帆風順。

項目創建之初,擺在眼前的首要課題之一,便是技術研發。如何在降本增效的同時,取得階段成果?為降低生產運行成本,完善工藝環節,提高環保排放指標,上百項技術改造工作從投產之初開始密集展開。截止目前,已獲4項發明專利,12項實用新型專利。

難題

事實上,項目投資建設之初,面臨的難題還有更多。

經濟觀察網記者在現場了解到,成都公司從投資建設到生產運行經歷了一個艱難過程,成都項目邊際條件較差,垃圾補貼低、電價低,投資大,投產之初,設備、人員處于磨合期。

面對困難,成都公司自2014年開始積極開展企業對標工作,對生產運行中的指標、狀態及操作動作相關內容進行梳理細化、優化,把行業中眾多繁雜的各類規章制度精選提煉編制成冊,形成全套運營管理手冊,并將管理手冊運用在生產實踐中。

付出的努力已然取得回報,作為中國環保系統內投產較早的項目,該項目已經在生產運營方面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一系列專業性人才應運而生。

數據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環保在成都公司成立了培訓基地,目前,成都培訓基地已為中國環保9個新建項目360名生產人員開展了12批次的上崗培訓工作,同時為上級公司輸送高級管理人員12名,中層及業務骨干30余名。

版圖

身為環保企業的一員,在上述垃圾焚燒發電項目持續運營的基礎上,繞不過去的頂層議題,是“長江大保護”。

總體來看,長江經濟帶固廢污染問題主要體現在:固廢基數大、政府當期有效財政投入難以覆蓋多年環保欠賬;固廢單點治理,有商業模式的競爭激烈、無商業模式的無人問津,導致現有固廢設施分散化、碎片化;固廢管理和治理受行政區劃限制,不聯不通,無法規模化、集約化處理;農村面源污染量大面廣;產業鏈條前后分割、固廢整體治理效果有限。現有治理模式難以適應長江經濟帶環境治理整體性要求,亟需創新突破。

中國環保相關人士表示,四川地處長江上游,是長江生態屏障的關鍵一環。成都祥福垃圾焚燒發電項目自2012年投產以來,日均處理生活垃圾垃圾2200噸,累計處理垃圾 502.7萬噸,上網電量13.34億度,每年可節約標煤8.1萬噸,減排二氧化碳18.94萬噸。

數據統計顯示,中國環保的固廢處理項目分布于中國二十六個省市自治區,固廢處理總能力約9萬噸/日。其中,在長江經濟帶沿線有19個固廢處理項目,設計日處理能力1.7萬噸,投資規模近百億元。